阿船木木白水



“狡啮先生,谢谢你的衣服”  朱低头一边卷袖子一边道谢,衬衫上都是熟悉的烟味,异国他乡,朱感到很安心。

 狡啮低头只看到棕色的发顶,还有小小的发旋,朱正单手费劲地卷着比自己手臂长出许多的袖子,好不容易卷上了,可是一只手对于系扣子太费劲了!狡啮吐出一口烟,冰蓝色的眼眸浮上的是笑意?

他弯腰,双手帮朱卷好袖子,系上扣子。无可避免粗糙的手掌触碰到到对方的皮肤,低头时的呼吸喷到朱的脖子上,朱强迫自己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袖子上,在低头掩盖害羞的时候狠狠地嗅着对方的味道。狡啮挽起袖子时看到如此纤细的手臂,与自己黝黑的肤色形成对比的雪白的脖颈,嘴里的烟挡住了她的脸庞,但是余光能隐约看见她发亮的眼睛。

  

按照狡啮的身高和朱的对比,应该盖了大腿才是啊!!!【

好希望这时候会画画啊,想看衬衫play!】

  

再补这张:



梦到狡朱相遇。但是狡啮不再是逃亡执行官的身份,成了亡命之徒,朱最后还是放走了他。最后一个场景朱现在诺娜塔的天台上,她回头对我说“你知道天黑到天亮的感觉吗”,我看到她手上已经熄灭的烟头,还有升起的太阳发出的光芒将她包裹起来









爸爸今天去吴哥窟,我没能去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第三季到底什么时候出啊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心疼我家朱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狡啮桑你好残忍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为了防止被和谐,还是提前把网盘放上来吧…

_(:з」∠)_ 训练场のplay

http://pan.baidu.com/s/1gfnvDEb

翻了翻微博,今年庆生的微博好少啊,pp太久都没消息了_(:з」∠)_

自己补点东西看看啦 

生日快乐啊33岁,期待早点见到PP。



训练场内,朱和狡啮正在进行日常的格斗训练。在第三次被陪练多隆给击倒后,朱气喘吁吁说着“难道还是攻击的方式和技巧问题…吗”

  “不是方式问题,是力量的问题。”在一旁休息的狡啮说道,他走上来调整多隆进行重新攻击,他模仿朱刚才的出击方式与多隆进行搏斗,在最后一击上,狡啮使出一招重拳狠狠地击在多隆的脸部,与朱的结果不同,多隆竟被这一拳打得后倒,而不是在她击中多隆的同时,机器也打到了朱的身上。明明是一模一样的攻击方式,果然是因为力量的悬殊而结果不同。

  狡啮转过身来,想给朱递上一瓶水,没想到回应的却是一击重脚,朱趁其不备开展进攻,她还是非常在意狡啮的评价,同时…也有一点不服。

  抬起的一脚就瞄准了胯下,女子格斗技巧--寻其软弱的部位。狡啮似乎知道这小把戏,他一动没动,反而握住了她纤细的小腿把朱往地上摔。

  训练场都是厚厚的软垫,这一摔不疼,可朱却是气上来了,爬起来就要和狡啮动手,可是刚坐起来他就压上来了,朱被他压得紧紧的,只得在他的背后乱抓,嘴上咬,乱蹬着就要起身。狡啮不给机会,抓起她的双手压在头顶,柔柔地含住她的唇。

   朱被狡啮亲的晕乎乎的,身体也开始软下来,狡啮趁此机会把朱的裤子连着内裤一起褪下,接着两腿间被顶开,硬物抵到腿心的时候烫得不行,只是试探般摩擦了一下就横冲直接地进来了,朱被刺激到扬起了头,看到狡啮的眼眸像火焰一样,把她整个身子都燃烧了。

  朱却没有平时在狡啮身下承欢的娇弱样,眼睛被浸润得发亮,但凡攒有一点力气就抓紧机会来反抗和攻击,他绷紧的肌肉硬邦邦的,朱咬得脸酸也不松口,就这么用牙狠狠地抵着,狡啮背后被她抓得道道红痕。狡啮在冲撞的同时还得压好她的手脚,防止朱来个狠招,因此不能好好品尝他最爱的胸前的柔软,他只得狠狠地蹂躏她的嘴唇。这场欢爱跟格斗似的,狡啮也异常兴奋,用力冲刺,一下一下又重又深,把她都弄疼了,可朱还是不愿意屈服,拳头砸在狡啮的肩膀、后背上。

  最后时刻两人浑身是汗紧紧抱在一起,淋漓尽致的一场欢爱好似把人的灵魂一齐给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

早上发的果然被和谐了_(:з」∠)_


补一下吧,明天是狡啮桑的生日,生日快乐啦,希望能早点再见到你!!!

http://psding.lofter.com/post/1dce60a4_c048109

密码 常守朱 拼音小写


好的好的,又被和谐了,网盘见:

http://pan.baidu.com/s/1qY90wig

理发

 朱摸上狡啮的头发,跟想象中的不大一样,本以为似硬茬的发根却是非常柔软,发尾蓬松,摸起来浓密柔润,不太服帖,只是他不喜欢像滕秀星一样用发蜡打理,让头发这么不羁地生长。

  “要开始咯,狡啮先生。”朱举起剪刀比划了一下,对着镜子说道。

  狡啮点了点头,开始闭上眼睛让朱从他的刘海开始修剪。

她的手拂过他的鬓角,额头,温暖干燥的手指划过带起安心的感觉,跟剪刀冰冷的触感迥异,朱时不时越过他的肩头,端详他一会,比量着两边头发的长短平衡。

他垂下眼时,她便体贴地用手垫在他的额头处,接着掉落的碎发。

  咔嚓咔擦的剪刀声就在耳边回响,朱全神贯注地理着狡啮的头发,对比着心中狡啮的样子。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SEAUn,那时他的头发已经完全顺着他心中的野性生长了,就像了解开了项圈的猎犬,在丛林里变成了野兽,不再有束缚,他可以按照他的是非判断,可以选择去保护或毁灭。但是浓密的黑发摸起来却是意外的柔润,狡啮的发质不像男子的粗硬,而是细软稠密的,对朱来说,它们比她所能想象得到的还要柔软许多,就像他这个人一样。

  修剪完成,她细心地帮他拂去后颈的碎发,闭上眼,任由她温软的掌心将鼻梁眼窝处的碎发拂去。

  睁眼朝镜子看去,修剪得整齐的短发,显得陌生又熟悉,依稀有七年前自己的影子,那是作为监视官的自己……

  朱歪着头,双臂合围揽住了他的胸口,脸颊埋着他的颈窝里,“怎么样,你喜欢吗?“她抬起头磨蹭了一下他的脸颊,狡啮也侧过脸,鼻尖碰着她的。

“嗯。”


_(:з」∠)_也是突然想起的理发梗,写的时候感觉一般,速成1小时【很速吗?】 

 想想也是很萌的啊!!!剪发!!!监狡很帅啊!!

【狡啮的监视官应该是朱来到公安局的前三年+朱来到公安局四年后的SEAUn】【没错……应该是这样算的吧……有错误请指出啊,毕竟我是一个制杖的

[哆啦A梦吃惊] 本篇文章基于《被淋湿的执行官》写成,因为真的想换成狡朱。情节大体相同,我修改了一部分。

一直念着的受伤梗终于写完啦!

不好意思里站也屏蔽啦,麻烦大家移步网盘吧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hrDvA1Q

 不被屏蔽说明写得不好!


常守朱401生日贺文

又被屏蔽了……这是怎么……OTL

里站见:http://psding.lofter.com/post/1dce60a4_a7bf708

密码就是常守朱的拼音小写啦。




求不要再屏蔽了TwT